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纹龙快婿 > 第二百七十三章 封赏

第二百七十三章 封赏

打从一开始,龙君尘就想要刻意地跟狼萧以及他背后的军情六处保持距离,他已经看透了,这个组织,就是个打着一切为了神州国的旗号,压榨自己的无良组织,尤其是那个带头的刘青龙,从一开始就算计自己,实在是有些太可恶了!另一方面,这个庞然大物,所具备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,树大招风,自己在里面做事,保不齐会得罪一些得罪不起的人g。

狼萧眼帘微微一挑,微笑着看着龙君尘,此时他们正处在车子旁边的一处树荫下,一滴滴的细雨顺着细嫩的枝丫缓缓下落,龙君尘早就成了落汤鸡,自然不在乎再多喝一点汤,狼萧穿着特制的防水雨衣,在雨中谈话倒也不觉得尴尬,两人都没有要上车的意思,只是站在树下,享受着雨水的“滋润”,气氛诡异莫名。

好半晌,狼萧意兴阑珊般地摊了摊手,两臂支撑着身体靠在一颗大树边上,略带无奈地说道:“别一口一个你们军情六处的,我说大都督,你都是大都督了,是军情六处的大都督,以后,你应该说我们军情六处怎么怎么样,都是一家人了,别那么见外嘛。”

狼萧挤眉弄眼,龙君尘有口难辩,他用手捋了捋因为滴答雨水而凌乱的头发,不想与狼萧废话,眯了眯眼,径直说道:“你冒着这么大的雨,来这个地方,不会就是来跟我道声喜吧?还是,你是来监督我工作的,看我的手法,合不合规矩?有没有猫腻?”

龙君尘略带嘲讽地看着狼萧,语气里面的挖苦意味毫不遮掩,狼萧似是没看见般笑了笑,无视了龙君尘的问题,自顾自地接着说道:“自古,就是有功有赏,无功不受禄,有了功劳,自然,就得有赏赐,我之前向你道喜,并不是因为你有了功,而是因为,你有了赏。”

“赏赐?”龙君尘眉尖一挑,斜昵着看了狼萧一眼,面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:“什么赏赐?”

“大都督,咱们总得有个仪式感不是,这淋着雨,也不是个邀功封赏的光景啊,怎么样,换个地方聊聊?”狼萧一边说着,一边意有所指地敲了敲汽车的车门。

“我可不会给你搭顺风车,你自己没车吗?”龙君尘将心中郁结的闷气给强行压了下去,嘴上还是不愿意服软,但是等了半晌,却见狼萧没有任何动作,仍然像一副棺材板一样杵在那里,龙君尘无奈,只能是用一种复杂的心情打开了车门,不得不说,尽管龙君尘不愿意承认,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,他对于所谓的“赏赐”还是抱着那一星半点的幻想的。

此时夜已经很深了,雨夜下,一处淡雅的院落内,素墙灰瓦,平席简案,窗下潦草地种着忍冬、紫荆、几簇半枯的黄竹,刘青龙的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格蒸屉,约摸三个手掌大小的蒸屉里,放着十个煎饺,摆成了一个花瓣状,冒着腾腾的热气,这煎饺满皮大馅六七个褶,个头确实不小,上面的锅巴也是恰到好处,白生生的面里透着股欲扬溢而出的鲜美油意,让人看着就有些眼馋。

刘青龙先是抿了口小酒,然后用旁边的筷子夹了一个煎饺放在嘴边,对着煎饺轻轻吹了一口气,接着慢慢地放进嘴里,轻轻咬开,任由鲜美的汁水慢慢流进自己的嘴里,等汁水入肚,煎饺也没有那么烫了,他张开嘴巴,一口将煎饺咬了进去,大快朵颐地嚼了起来。

在刘青龙的身旁,正翘首而立三个人,陈海青,独眼,还有一个是头一回出现的,看那模样,肯定是军情六处的人,是一个女人,长着双白玉素腕,戴着双淡清色的衣釉,眉宇间带着些许淡漠与通达,樱唇略薄,身材略瘦,她整个人的气质,冷艳而高贵,仿佛对着世间的一切都不关心,唯一让她的眼神会有些许变化的是面前那个正在吃着煎饺的老头子,她对他,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与官威所致的服从。

“这个龙君尘,文不成,武不就的,就是一个纨绔子弟,刘处,你,真的要用他来担任大都督这样一个职司吗?”女人不顾陈海青和独眼的眼色,一咬牙,硬着头皮,执意问了一句。

刘青龙没说话,只是再一次夹了一个煎饺,重复着之前的动作,慢条斯理地吃着,那女人没作声,身子往后缩了缩,刘青龙的沉默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,尽管心头有些不忿,但她终归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初夏的银海市,雨疏风骤,是不存在的,不过,雨倒是真的已经停了。在这个时节,不起风则闷热,不落雨则尘起,实在称不上是好天时。

还好此时天已经晚了,淡淡夜风掠过,让这院落四周的篱笆矮树都从白日里的烘烤中解脱出来,一轮大大的圆月在雨过云散之后,映衬在后方遥远但看着却又极近的夜空背景中,让人有些沉醉。

当此时,外面蹬蹬蹬蹬响起一阵脚步声,院子里面的人瞬间都清醒了过来,独眼反应最快,手掌紧紧握着腰畔的手里剑,双眼如鹰,盯着院落的大门口。

来的不是别人,自然就是龙君尘和狼萧,独眼一看是这二人,便抽回了握在腰间的人,神色变得自然许多,看向龙君尘的目光,竟是隐隐多了些赞许。

“来了啊?来了就坐吧。”刘青龙很是亲昵地和龙君尘打了声招呼,龙君尘有些不自然地看着略微有些肃杀的几个人,他只见过陈海清和刘青龙,旁边的独眼还有那个似乎抱有很大敌意的女人,他并不认识。

有些拘谨地和几个人打了招呼,“我是龙君尘。”

陈海青微笑着点了点头,旁边的独眼还有女人则是沉默着看着龙君尘,没有任何回应。

刘青龙双眼微眯,见到另外两个手下对龙君尘的冷漠态度,眼神中闪过两道寒光,龙君尘虽然没有察觉,但是独眼和女人都是一个激灵,刘青龙拿起纸巾,将嘴巴的油渍擦了擦,有些不好意思地冲龙君尘笑了笑,“我这人老啦,这么晚不吃点东西,胃里实在是不舒服。”。。